2020年電音節活動算是電音行業真正的寒冬……

發布者:相識一笑
730 0 0
2019年,因為種種原因許多電音節和演出活動都沒有辦法舉辦,那時候我們都認為這一年是電音演出的寒冬期。持續低谷理應有反彈 ,都預測2020年將會成為電音節和演出活動爆發的一年,并且業內也有許多關于海外IP回歸的信號。
Club、活動公司、電音節主辦方、各大品牌等都在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怎料,剛進入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爆發。

全國各大城市進行了嚴密的疫情防控工作人們都在家中足不出戶抗擊疫情全國的娛樂場所紛紛停止營業Club、Live House 也都大門緊閉
電音節和活動的主辦方迅速接受信號接下來將會有多少時間的冰封期?什么時候才能舉辦活動?在哪些城市能有希望舉辦?
諸多的疑問讓業內所有人突然明白了過去的2019年原來根本不算什么曾經期待的2020年,才是真正的寒冬

電音活動方的焦慮
抗擊疫情,國家倡議大家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別說上千上萬人的電音節了,就是上百人的小型活動在一段時間內都是無法舉辦的。就目前而言,上半年有許多大型活動全部取消,讓我們來看看演出、體育行業中的一些例子。

1月22日 大麥網表示,摩登兄弟、韓紅、蔡依林、梁靜茹、李宗盛巡演延期。

1月25日,梁靜茹宣布延期舉辦位于上海的演唱會。

1月26日,劉德華也宣布取消香港12場演唱會。

1月26日,黎明也宣布澳門的演唱會延期舉行。

1月27日,1月28日在天津《郭德綱暨德云社新春賀歲相聲專場》演出順延。

2月13日和14日原定在杭州舉行的亞洲室內田徑錦標賽取消。

原定于2月28日在海南文昌進行的亞洲杯比賽推遲進行。

原定在3月6日到8日于北京舉行的跳水世界杯系列賽取消。

2月15日至16日舉行的2022年冬奧會測試賽的滑雪世界杯延慶站取消

3月13日至15日在南京舉行的2020年世界室內田徑錦標賽則延期到明年。

以上這些僅僅是被取消或者延期的演出、比賽中的一小部分,全國各個城市的劇場、劇院等場地也都將2月份的相關活動取消。

基于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們可以察覺到目前在時間點上,3月份的活動都被波及到了,至于是否還會繼續波及下去,那要看近期疫情爆發期的控制情況。
在以往每年4月,就已經會有電音節活動了。近年的5月1日勞動節黃金周,武漢VAC電音節也聚集了許多Raver的前往,雖說今年傳言將會要換到長沙去舉辦,但是現在按照目前的情況,也是為他們捏了一半汗。

根據我的了解,3月份就已經有確認的某綜合類音樂節的取消(或延期),據說損失也是慘重的。
大家需要知道一個大型音樂節活動的舉辦成本,包含有藝人、場地租賃、活動宣傳、現場設施搭建、導演團隊、項目運營、安保費用等。萬人以下小型音樂節單日成本300萬元,萬人以上單日成本500萬元,這是普通音樂節,電音節基于海外藝人高昂的演出費,成本比起普通音樂節起碼高3倍以上,EDC這種級別的,單單藝人演出成本就應該超過3000萬元。
演出前夕,成本中的50%將會以定金的方式支付給場地方、供應商、藝人經紀公司等,如果一旦取消,這些定金極大可能是無法退回。這對一些主辦方來說可能是致命的打擊,曾經就有不少主辦方因此消失在這個市場里。

這次疫情的沖擊是顯而易見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票務公司、藝人演出經紀公司也將同樣迎來低谷期。
上半年,中國的電音節和活動,甚至是演出市場,大家都不會太好過。
Club 和 Livehouse 的擔憂
讓我們再來看看Club和Livehouse,從年三十開始,可以說國內所有的Club都關緊了大門,Livehouse也一樣。本來只是春節期間的休假期,但是因為疫情,這個休假期將會延長,延長多久?不知道……
上海的Mao Livehouse最近取消了3月6日日本傳奇涉谷系教父Cornelius小山田圭吾的演出。

從這則信息我們可以推算出,Club、Livehouse 在2月份肯定是無法營業的,3月份也不太樂觀。至少長達2個月的停業,對于他們來說有著極大的影響。
0收入,還要承擔2個月的房租和員工工資,這對集團性的大型Club來說還可能挺過去,但是小型地下的Club、Livehouse,可能將會是毀滅性打擊,他們就像小型私營企業一樣,如果老板口袋里沒有足夠的錢,可能他們的門將會永遠的關下去。

還有一部分知名的Club承受的損失更是我們想象不到的,如果這些Club在2月、3月都已經提前預定了國際知名DJ藝人的話,無論是取消和延期,他們的支付出去的定金或者全款都算是打了水漂。
按照2個月請4個國際藝人來計算,費用也達到了上百萬,這對于急需現金流來度過這2個月的Club來說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2個月,只是預估,可能3月就能恢復了?但是也可能會更糟,這也都是要看疫情的情況。
失了業的人
DJ、VJ、燈光師、酒吧銷售甚至是服務員,最近紛紛表示自己已經失了業,你可知道他們在網上的調侃可能是真的。
有人會有疑問,國家不是發布了疫情期間不準裁員的政策?為什么這些人會失業了呢?

這一行本身就是流動性很大的行業,就拿服務員來說,他們通常都是外來務工者,勞務合同都是一年一簽,甚至有些地方都沒有勞務合同。每逢春節后他們來到城市在各個酒吧中打工,春節前回老家過年,年后可能就會換別的酒吧工作。所以這個時期,他們返城后很有可能發現酒吧大門緊閉,沒有地方可以打工。
DJ、VJ、燈光師,如果是駐場的有勞動合同在身的不用太擔心這些問題。但是有很多Livehouse、中小型Club因為經費問題,與DJ、VJ、燈光師的是合作關系,沒有固定工資,但是每周來上幾次班就個幾次錢,和鐘點工阿姨性質相同,所以停業期間,這些人自然也就失了業。

還有一些巡演DJ,平時我們看到他們全國各地到處飛,演出排的滿滿,勞模中的勞模。但是現在只能閑在家中了。反正最近,我在朋友圈里是沒看到一張DJ發的演出海報了。
還有就是酒吧訂卡的銷售,基本工資低到你無法想象,收入全靠賣出去卡座的提成,有些高達30%的提成能讓他們風光無限。甚至有些銷售為了更多的訂單,做起了Freelancer,提供一個城市里多個酒吧的定位,代價是沒有酒吧支付給他們固定工資。這些銷售最近再也賣不了卡了,我倒是看到有些銷售在朋友圈已經開始賣口罩了。

寫在最后
是的,2020年對于電音活動來說是真的寒冬,不僅僅是我們,娛樂業、餐飲業、乃至中國整個經濟的影響都是很大的。
為什么要寫出這篇文字,就是想讓大家認清現狀,很多老板、領導、股東都非常焦慮,越是如此越是要認清情況,不能逃避,生死一線之際做好準備,做出抉擇。
每個人都會有困難,每一個員工、每一個老板、每一個房東、每一個人,都不會容易。
但是疫情結束后,勢必會有一次大的增長,危機的同時也會伴有機會,哪怕是跌到了谷底,還能夠從最底層再爬上來,這不是很酷嗎?
發表評論
' 北单开奖sp值 股票止损 吉林微乐麻将最新版 闲来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麻将棋牌辅助器免费版 正规的现金麻将游戏 豪杰山东麻将下载济宁 淘股吧论坛首页 内蒙古期货股票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网 上证指数最低点 亿潮智投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正版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八闽福建麻将经典版下载 qq四川麻将